哇,繁体! | 网站帮助
飞速中文网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列表

第一千一百三十章:以人为本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书签】【返回书页

分享到:

正因为如此,方继藩对于廷议和朝会素来不太关心。

就算是不得已来了,也如木桩子一般,在一旁和朱厚照挤眉弄眼。

朱厚照似乎很开心,他袖子里,不知藏着什么,隆起了一大块,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在朝会的时候,偷偷将袖子揭开一些,便露出了一个雕塑出来。

方继藩眼尖,看了个真切,而后,吓得脸都绿了。

那木雕塑……卧槽……有点佛朗机人文主义风格啊……

怎么说呢,通俗一点来说,这塑像,有那么点儿……下流。

至少对于这个时代而言,是很下流的。

却见那半身塑像上,一个英武的男人目视前方,上身裸露,肌肉隆起,什么肱二头肌,什么腹肌,统统都有。

倒是神似,米开朗基罗的《大卫》,这思想,很前卫啊。

没想到……太子殿下……竟有这样的恶趣味。

方继藩打了个寒颤。

朱厚照却不禁乐了,似乎……这是他的得意之作。

见方继藩低着头,假装什么都没看到,站在方继藩一旁的朱厚照,脚步轻轻挪动,和方继藩挨着更近一些,低声道:“老方,好看吗?”

“殿下,这……这是从何而来?”方继藩轻声细语。

朱厚照嘴巴不动,却发出悄无声息的声音:“本宫自己雕刻的,几个佛朗机那里学来的,我瞧他们雕塑人像,颇有意思,哈哈……你瞧瞧,这一身肉,是不是很厉害,本宫可没有夸张,这是对着镜子,如实摹刻出来,要不要再看看本宫的肌肉?”

方继藩低声道:“不……要……”

要字还没落定。

却见朱厚照又掀起他的长袖,那雕塑便又露出一截,这一次,露出来的是雕塑的大腿,这腿部的肌肉,结实有力,犹如老树盘根,尤其是腰带以下不可描述的部位,竟只雕了一片巨大的芭蕉叶,遮住。

站在齐国公方继藩身后的,乃是英国公张懋,英国公张懋听二人细声细语说着什么,他正想着祭祖的事,不禁好奇,眼睛直勾勾的看过来,顿时……瞧见了那半身塑像,一下子,张懋的头竟好像要炸开,晕沉沉的。

哎呀,哎呀……老夫不行了,不行了啊,天,这是什么名堂,为什么不穿衣服,呀,太子殿下在奉天殿朝会,竟……竟拿出这么个下流玩意,哎呀……不成了……不成了……

一个以祭祀为主的老国公,怎么承受的了这个东西,张懋顿时头晕目眩,身子晃了晃,直挺挺的栽倒。

这一栽,恰又撞到了身后的定国公徐永宁。

一时之间,两个人抱着,翻到一起。

弘治皇帝正听群臣进奏,听到这里哎哟的声音,忙是侧目看来,皱眉:“何事?”

张懋和徐永宁忙是拜倒,忙不迭的认罪:“万死。”

张懋又道:“陛下,臣身子不好,老眼昏花,方才……突觉不适。”

弘治皇帝方才脸色缓和一些。

却见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站的笔直,一副洗耳恭听、如痴如醉之状,便忍不住责怪道:“卿乃老臣,怎不及年轻人?太子今日尚且如此乖巧,再看看齐国公方继藩,亦是目不转睛!”

张懋老脸憋得难受,却还是叩首:“万死!”

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若是身体不适,就去歇了吧。”

朱厚照立即道:“父皇,儿臣搀扶英国公出去。”

方继藩道:“儿臣也略知一些医术,或可给英国公诊断。”

弘治皇帝颔首。

二人便如蒙大赦,一左一右,架起张懋就走。

张懋觉得自己的两腿软的厉害,像是踩着海绵一样。

被二人架着出了奉天殿,见了太阳,这阳光顿时让他炫目,更是晕的厉害。

朱厚照笑嘻嘻的道:‘英国公,您年纪大,可万万要仔细脚下,哈哈,还是你厉害,这么一装病,我们就可不受那些家伙叽叽呱呱个没停了。”

张懋却是暴怒,伸手,想要抓住朱厚照的衣襟,可一想,这是太子殿下啊,惹不起,于是手一翻,便一把勒住了方继藩的脖子。

方继藩道:“干啥,这是要干啥,世伯,有话好好说。”

张懋几乎咆哮:“你们到底在做什么?好大的胆子,你们那些下流东西,若是被人瞧见,且看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,继藩,你爹不在,你就胆大包天是不是,你以为你天不管地不收,可老夫非要管教管教你不可,快说,太子手里藏着的是什么?”

方继藩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,感觉自己要背过气去了,忙道:“世伯,这……你得问太子殿下啊……”

有道理。

张懋放开了方继藩,勉强挤出了笑容:“太子殿下,这……方才您袖里藏着的是什么?可否给老臣看看。”

“为何给你看?”朱厚照不客气的道。

张懋:“……”

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张懋沉默了很久,赔笑道:“殿下,老臣……老臣……”

“好吧。”朱厚照不耐烦道:“给你瞧就是,反正这东西,很快就要传诸天下了。”

说着,取出了雕像来,张懋看得眼睛都直了,又扶额:“哎哟,哎哟,头晕的厉害。”

朱厚照不禁道:“亏得你还是名将之后,胆小鼠辈,这有什么晕的,这叫写实,本宫**裸的来,将来,也要赤条条的去,人的身体,何等的美妙,此乃身体发肤,上天和父母所赐,有什么不敢看的?”

张懋:“……”

朱厚照笑嘻嘻的道:“佛朗机人,别的未必比我大明高明,可这雕刻之道,却颇有几分意思,本宫乃是取长补短者也,你不爱看,别看,本宫给方继藩看。”

方继藩有一种想死的感觉:“殿下……雕了几个?”

“就两个呀。”朱厚照道:“你一个,我一个。”

“我的呢?”方继藩欲哭无泪。他讨厌艺术,不想管你大爷的到底是什么古典主义,又是不是什么鬼人性的解放……他想像一个正派人一样,好好活着,省的出去丢人现眼。

朱厚照笑吟吟的道:“已经

章节不完整?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:http://%66%65%69%7A%77%2E%63%6F%6D/

閱讀完整章節,請訪問 飛su中wen

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www.51zijia.com.cn

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feizw.com
二零一七马会